• 2011-04-06

    小踏春

    Tag:

    气温颠簸的短春,难得春光正好,不出去走走是要懊悔的。于是拉上腰痛还未康复的茉莉,直奔挹江门一带。春节时在云南已经过了一次春天,现在是第二春了。小公园,小踏春,春色三千,我们来尝一瓢——高倍浓缩滴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先在小桃园和茉莉碰头。小桃园春水桃花,芳丛处处,“先来这儿旺旺桃花”,茉莉一提醒,俺笑而不语。最美的还是传统的那种桃花,有乡野村姑的妩媚和朴素,总觉得这样的桃花下会有踏实喜兴的人家。庾信诗里写的好,“桃花颜色好如马”,像驰走无疆的梦。有几条蜿蜒的桃花路,粉色连成了烟霞,我怀疑会走出个黄药师来。其他的碧桃紫叶桃紫荆之类,花色浓艳,还密集,都是繁花损枝的实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埋头找草丛里的野花,茉莉说城墙边会多一些。起先在城墙根看到好多淡粉色的紫堇,随后抬头,像发现银河那样震惊了——整个城墙壁上都是繁星般盛开的紫堇,轻巧,又繁盛。春天是粉色的紫堇满墙,秋天是菊花脑的黄花满墙,明城墙很会打扮自己呢。“好玩死了”,为了看这豪场华,我们贴着城墙在树丛里钻。在坦道上赏桃花的人们会不会以为这两人有撬墙角的阴谋,哈哈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小桃园对面是绣球公园。在正经公园里,依然走不正经野趣路线。俩人专挑贴近城墙一带的草地走,城墙被淡粉色的紫堇占领了,草地就是紫蓝色紫堇的天下。还发现了几种新鲜野花。贴着墙根生长的有活血丹,挤挤挨挨的嫩叶下,掩着浅紫的唇形小花。“像武侠小说里的名字”,茉莉说,“干净又蓬勃”。干净又蓬勃,说的太到位了,我立马在内心的小本子里记上,加红加粗。松树下的柔弱斑种草着实微小,茉莉就坐在地上拍,苦了她的小腰。她不停念叨,“这么小,叫我怎么办啊”,我知道她其实不是抱怨难拍,是对小花疼惜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Sherry说她在报纸上看到一对老夫妇收集了两百六十种南京野花的照片,其中紫金山发现的最多。螃友们,去大踏春吧。等来春天,春不等人,看尽繁花,与春同老。

     



    城墙被粉色的她占领了,壮观的柔情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轻盈欲飞,像羽衣

     

     

    而地面上的紫堇以紫蓝色居多,神态也凌厉些

     

     

    小毛茛,又叫猫爪草

     

     

    柔弱斑种草,实物非常小

     

     

    活血丹。小花大多隐在前排叶子的后面,常是两朵挨在一起,很恬静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桃花旺不旺,恩?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蚊小姨头一天拗过造型的文艺宝座,我也前仆后继一下~

     

  • 2010-11-17

    东郊之秋

    Tag:

    (是上周六去的,滞博一篇~)

     

     

    南京的秋天太短了。短到有人曾跟我说只有一天。而眼下正是集秋之大成的完美一天,阳光金灿煦暖,温度清凉宜人,草木的枯荣和转色过渡到了饱和度最高的那个峰值。于是倾城出动,东郊赏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尽管出门很早,到达陵寝时也被黑云般的人群晕了一记。好在陵寝不是我今天的目的地,择道向东南。古木盈满,山气浩大,几条主干道有百年梧桐擎天而立,这已经成为东郊的标志形象;而分支小路被落叶铺满,两旁老树交接,更显道路幽深,好似通往潘神的迷宫。一切都沐浴在秋日晨光中,似被加冕,光影流转的那一刻,更鲜活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先是到了流徽榭,这是位于陵寝和灵谷寺之间的小湖和水榭。环绕的树群像一场色彩之宴,银杏是金色,枫树火红,松杉还是浓绿,栾树正值果期最爱演,枝头有青绿赭黄和烟粉渐变。湖面有很小的野鸭散淡游曳。彩色落叶飘落水面 ,给湖中倒映的山影添了另一种风云变幻。再往前走就是灵谷寺了。寺院门口有巨大的银杏守护,叶似金钗,古风犹在,几百年的光阴在无梁殿前化成石路驳痕。有喜鹊时起时落,硕大得不像喜鹊,像鸾鸟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古迹太多,逛一整天都不够。而这个秋日我只想剥离人文看山水。于是折返,沿栈道走到了钟山外延的琵琶湖。湖的南面和西面紧邻明城墙,湖水像被装在了古匣中。身后是城墙,青灰城墙上垂挂满满的金黄野菊;湖面鸣禽在荷叶残梗间追逐,不时有老鱼翻跃。我铺好野餐布,拿出点心和水果,就着这湖景,一口把山间秋色吃下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从栈道出山。一路落叶飘洒如雨,但也不感到萧瑟,因为地广林深,气场太大,只觉得仙逸。这天其实最重头戏的钟山主角——紫金山还没爬。去年,也是深秋,和扑土、阿呆在天刚亮时去过一遭。印象最深的是爬上紫金山最高点头陀岭,找到了传说中的六朝古泉水。前几天才查到泉水叫一人泉,古书记载一人泉在钟山高峰绝顶,仅容一勺,挹之不绝,实山之胜处也。每次想到那绝顶之处,有一脉泉水挹之不绝,细水长流,心里就柔软又感动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钟山山色四时不同,都是清澈明净的人间。这个秋天满足了,但过几天还要去。晴天也去,看花树在阳光中透明,阴天也去,看山石在湿气中凝黛。只有如此切身地抚摩和赏玩着这块金陵之宝,离开南京或年老之时,才不会留下宝山空回的遗憾吧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有时看到满谷的落叶就想跳下去,就像坐飞机幻想跳进云朵——被拉住了。只好踩踩植物园门口的落叶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菊花脑也爬上城墙老

     

    (我老残相机弃用。图是指使同事R拍的。上一篇也是)

     

  • 2010-08-06

    长夏

    Tag:

    1.天一热,人就要起变化。三十四度是人干,三十五度脱水成水母皮,三十六度升腾水蒸汽,三十七度及其以上消弭于无形,托体同山阿。每当风掠过森林,且听风吟,“她是热死的,她是热死的……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2.和闺蜜有一搭没一搭的网聊,她冒出一句,下楼买药。问怎么了,她回突然想去希腊,买点常用药傍身。然后此人速度飞走,即兴得颇有魏晋风度。我只能看着丫拍回的爱琴海流口水。蓝瞎了我眼的海和白房子就是安哲罗普洛斯的《永恒与一天》啊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3.心劳形役的人只能幽居,于是换了一块蓝底白花的桌布,微观调控夏日清凉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4.路痴我经常走错小区,捅错门锁,后来发现楼下有一小株构树,就以它为路标。豆友说现在这个季节,构树都结果了呢,我这株还只是幼苗,早上总是很精神的样子。每次回家看到它,我就安心了,树在,屋在,倦人有家可归。谁家还养了两只鸡崽,树下坦步。树是山海经里的树,鸡是孟浩然啃的鸡,忒田园古意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5.阿木说我像小说里的人,已经学会很好地与寂寞相处。是像1Q84里的天吾么,按内心节奏过活,有清醒恒定的自转,也有与外界保持距离的公转。从容低温,低温到炎夏还裹棉被。凉席什么的最讨厌了,先是空调打低连续做披着蓝色大衣的冷梦,后来空调坏了,继续褥子棉被轴到底。39度啊,气态,随物赋形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6.有人说,“你没前途了,来和我同居吧。”

    哈?踢飞。

     

      

    7.春天的花画到夏天,还没从夏日长梦醒过来,就立秋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有人喜欢浓艳,说我画的清淡。这个村姑六出花的拖拉稿最适合涂成浓烟,但极有可能画毁。毁前存照……

     

  • 2010-08-01

    天使之宠

    Tag:

    七月份的尾巴,八月份的前奏,如此狮子座的周末,熬夜敦了新剧《天使之宠》。先是被如疏推荐的美好剧照击倒,然后草草同学不失时机地小推一把,“这部剧好看得简直不像nhk的。看介绍,里头登场的那些香喷喷的饭菜与《海鸥食堂》《眼镜》《南极料理人》的饭菜出自同一人之手。”

     

    哗,虎躯一震,搜之看之。料理片一直是我等馋人的心头好,简单温暖,就算剧情太烂也有美食可供回味。从来只是目迷五色地垂涎观看,忙着把视觉通感成味觉,却不曾去想想几部剧还有这样的关联。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。

     

    目前跟进了四集,节奏慢,悬念无,菜大多是秋田农家菜,朴素爽洁又不失考究,是我喜欢的清淡有味,真味必淡。那些个将食材汆烫煎煮的慢镜头,诱人得让人屏息,再配上女主久留米温暖沉实如地母的笑容,就算情节无甚出彩,也想欢喜地向此剧道谢,承蒙款待啊。

     

    如今我一个人生活,也开始自己做饭,告别路边摊人生。每天下班买菜,正好赶上菜场落市,买便宜的蔬菜回家慢慢炮制,默默地实践对饮食的各种构想,时日变得悠长而有期待。做的不好吃也没关系,对自己要求低,满意度就容易高。就算一无所有,起码还能把自己照顾周到。

     

    此剧在日本还没播完,豆瓣截至现在还没有建立条目,慢人我总算与时俱进了一次。“天使之宠”的题中之意还没播到,总之,吃好喝好就是自己赠自己的天宠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图片微博转来的,谢谢这位截图的朋友。

     

  • 2010-06-22

    湖畔夜饮

    Tag:

    昨和sherry约了下班后吃饭,然后到玄武湖散步。说好车站碰头,远远彼此望见,忍不住暗暗拍手赞赏。小sherry越发好看了,衣影鬓香,纤秾合度,我嘛,拖鞋,草包,一桶长裙套到底,去海边未遂状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吃的雅宴,锅小菜定量,大热天吃小火锅倒也不会觉得是在与天找茬。再说了,与好友在一起就是美事,什么减肥啊,抗痘啊,就让它破功了算。她总是鼓励我,惊醒我的离魂和懈怠,巨蟹真的很温暖励志呢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饭后我们走到玄武湖。路边是像山墙一样的白色夹竹桃,清澈又明媚。傍晚散步的人多,玄武门前老太太们跳nobody,门内闲散群众唱歌比赛,挺歌舞升平。我们在湖边一块大石头上坐下,一人啜一听冰啤好惬意。湖面吹来的晚风清凉,小岛山影像剪纸,游船飘灯,老鱼吹浪。看到有绿色小小萤光在湖面飞舞闪烁,俩人还以为是萤火虫,再看,原来是人家夜钓的浮子。身后是明城墙,再后面是广阔的夜色。这一天是夏至,一年中白天最长,阴阳争,生死分,万物与此皆大。我们情致也大,大得要与此刻的这湖这城比闲逸。闲逸荡开就是湖,湖水升腾,为雨为泉,又酿成了手中这罐子酒,我们喝啊喝,我说小sherry啊你这菠萝味的啤酒也忒少女了。

  • 2010-06-13

    端午近

    Tag:

    1、下班,错过公车就步行,反正晚风热度正好。趿着凉拖,走在静道。路边围栏里探出蔷薇叶和白色夹竹桃,花枝繁茂高过人,叶绿得深邃。前天早晨还看到夹竹桃上停了一只夜莺,我走过去,它只是懒懒地动了下尾巴,也不飞走,然后看着我走远。像个被露水打湿的梦。

     

    2、我对杜绿绿说,碗妈你最近又灵感泉涌了。她笑,千万别提妈,一提更写不好了。我喜欢她的新诗《变形记》,都可以背出来了。她不相信。

     

    变形记

     

    今晚,树叶虫要将我杀死。
    丛林中谣言四起,
    我对两个挚友谈起此事。

     
     
    一个说正在山中漫步。
    另一人早不存在,先我一步
    被春风掩埋。
    我将要死去
    死在亲自布下的陷阱中。
    多年以前
    我在此地辛苦劳作,豢养大虫。

     
     
    “你们都爱我——
    我知道。”

     
     
    但仍为这一天的到来暗自欢喜。

     


    3、端午近。老太买了艾草,菖蒲叶,红枣粽子,麻油绿豆糕,四处游走约聚会,夜市流连乱拾答,好欢乐。唐玄宗端午也写过诗,序比诗好看,“勤贪日给,忧忘心劳,闻蝉鸣而悟物变,见槿花而惊侯改……喜麦秋之有登,玩梅夏之无事……”。古代的岁月多情深意重,各个节令都是敏感带。如今岁时有几天会让人HI?反正我不喜欢端午。默默豢养大虫。

     

    4、不想写博。临帖涕零,不知所云,歹势歹势。乱扯半天其实就只想贴个图。rem1x说,旗大怀抱温柔,皮蛋眼神无辜。扑妈乐了:皮蛋妞眼神难得如此犀利!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0-05-24

    温柔料理人

    Tag:

    《南极料理人》,两小时的片子,分了三个晚上才看完。当然不是没时间,只是片子温暖,料理诱人,我舍不得看。

     

     零下54度的南极富士圆顶基地,极寒到连细菌都无法生存的地方。8位观测员远离家乡,驻守在这里,其中西村君是食事担当。冰天雪地里的食材珍贵,西村君更珍贵。他料理全能,心肠又软,总是拗不过大叔们奇怪的要求,默默发挥超人的主观能动性,让人不禁感慨,与天斗,其乐无穷。

     

    比如好不容易发现一批伊势龙虾,按理做刺身最好不过,一位大叔喊着要吃炸虾,结果其他大叔也被洗脑,跟着喊起来,演变成了凿冰劳动号子。等巨大的炸虾摆上盘,全部人傻眼,不知谁怯怯冒了句,果然还是刺身好啊……又比如贪食拉面的队长,偷偷吃光了大家一年的囤面,半夜哭稀惨的伏在西村门框,“我这个人,是拉面做成的哟。我只要面就好,没有叉烧也没关系……”西村皱眉斥责,但当医生研究出碱水的做法时,他还是兴奋地半夜起来和面,在清晨给大家奉上热腾腾拉面8碗,还是带叉烧的。

     

    脱力的场景是,厨房火力不够烧不起来的肉,只好拿到外面涂油点火。“啊,西村君,怎么办”,医生举着那砣燃烧的肉喊,“怎么办,好开心。”然后俩人举着冒火的肉在雪地追逐起来,还真不亚于海边披纱巾的囧浪漫;一群人要打棒球,用果汁浇雪地划线,有人拿出勺子来挖一块尝,貌似滋味不错,其他人也勺子齐下,趴在那里咄咄咄边凿边吃边赞赏,我闷笑,还真辛普森呐。

     

    寂寞岁阴,苍茫风雪,天地蓝白分割。对抗极寒的坚韧与面对美食的柔软,是最打动我的东西。饰演西村君的堺雅人,一如既往谦恭拘谨的笑容。他认真摆好食材,细心擦去盛器边缘酱汁,还有煮拉面专注的样子,很迷人。最近在看妙莉叶·芭贝里的《终极美味》,她描写生菜沾美乃滋,“就好像一个在森林边的夏日野餐,一个阳光两眼的好天气,微风轻拂,风景像明信片上的一样美好”。有时终极美味就是这么简单,记忆深处的小店油炸果,祖母做的冰糕,或者孤冷失落时善解人意的一碟粥,一碗面,一位温柔料理人盛上的温厚美味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碎的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1、周末两天都去看了皮蛋,它那么小,居然也会嘤嘤嘤的叫着到处跑。等它睡了,我和扑土走在去吃饭路上,像白痴一样地哭喊,它那么小,它那么小……

     

    2、在扑土店做饭。“你做饭?太阳打西边出来啦。”问问说。我只会做豆焖饭。好吃的关键是华宁香肠,宣威火腿。

     

    3、巧遇箱子,她给扑土带了很多小植物。碰面很短暂,下次慢慢细话哦。

     

    可爱的皮蛋。你有一个扑妈,7个干妈哦。(从茶那借来的图)

  • 2010-05-18

    多图少话

    Tag:

    迷路的人,曲折到达目的地,还遇到野花和蘑菇,这一天的起承转合也算完美。有人说我写的差,于是我多图少话。

     

    苦荬菜

     

     

    野老鹳草。花瓣掉了几片,但我爱此幅花果叶俱全,还有珍珠菜背后灵。我问草草可不可以叫裂叶老鹳草,她查拉丁名又百度中文,得了野老鹳草的名字。其他种老鹳草也是野的啊,此名显然不严谨且俩人文艺情绪得不到满足,她擅自命名羽衣小鹳草^+++^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半边莲。它花瓣没掉,完整形态就是这个样子的。以前没见过实物。在湖边看到一大片,两脚一瘫看个够

     

     

    一群在展望的矿工……

     

     -----------------碎花补遗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

    杭州九溪的蒲儿根

     

     

    杭州九溪的野芝麻花

     

     

    楼下的蚊母草,它的花小的趋于不存在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水果蓝。他们都觉得它好丑,我看像桥影聚行鱼……为什么不叫水果紫?

     

     

    路边摇曳生姿的泽珍珠菜

     

     

    楼上的亲姐,珍珠菜(其实我更迷恋那探头探脑的附地菜呢)。

     

  • 2010-05-10

    杭州慢游

    Tag:

    周末去杭州,抓了加班中的rina出来同游。迷路女+拖拉姬的组合,连碰面都变成磨蹭王晒下限活动,到第二天中午才妥当出家。

     

    “出家人,有点出息吧,还有很多路要赶的。”她斥责。眼神贴着地皮只顾拍路边野花的我连忙抱歉,回归正道。时候不早,还下起大雨。我们乘公交去了九溪。一路繁茂的草木深浓,整个城市有森林的气息。车子渐渐入山,绿意更加盛大,空气润泽。路边简单明净的站台尤其可爱,像嵌在绿墙中,野花披挂。我们惊呼,很像在云南时去邻县的山路,不同的是这里有公交可到达,真是很珍贵的事情。

     

    进龙井村,往九溪十八涧方向走。村里山花处处,路边茶园每每,青山笼着薄雾。野芝麻的白花夹道,枫杨垂下串串穗子像金步摇,大片的黄鸢尾和美丽月见草如此相衬,差点要了我的命。往深处走,山涧多了起来,雨还在下着,但在厚厚树荫遮挡下,淋不到人,只听得雨打老叶和溪涧湍急的水声。我们享受着这场山林豪华负离子,沛然而行。从来没有见过有这样的雨,下得恰如其境。

     

    然后去胡雪岩故居,围观财倾半壁的大宅邸。清河坊,买酥糖。饥肠辘辘转半天,胡乱进了一家路边土菜馆。起先对菜价还有点小腹诽,不料每道菜都让我们泪目相望直呼精品,香糯米饭里还有小米和玉米。这家店叫灶丰年间。

     

    第二天又是迟起,MUJI展找不到路。等摸索到万象城,回程时间逼近,狼奔豕突看一眼,展厅还摄影禁止。买了原研哉设计的环保袋和一支青色低重心水性笔。

     

    西湖没去。什么塔什么寺也没得见。西溪湿地是个念想。雨后天凉,衣裳薄少,一路瑟缩着回南京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破人过溪涧

     

     

    虎耳草

     

  • 2010-03-14

    抹布轮回

    Tag:

    德国小说家威廉·格纳齐诺的《一把雨伞给这天用》里有一份沉默时刻表(暴好意思,我要大段引用):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我近来想到,该寄给我认识及认识我的人一份沉默时刻表。星期一和星期二会是一直沉默,星期三和星期四只有早上一直沉默,下午则是宽松性沉默,也就是可以短暂交谈和短暂通电话。只有星期五和星期六,我会愿意说三道四,不过也要十一点以后。星期天则是绝对沉默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心有戚戚。一周好像只有两天左右在复苏的正常模式,其余就像大鲸憋足了一口气安静潜行海底,边捕食维生边倒数喘息时刻。又或者如沉默时刻表那样,我等俗人也拟一份抹布轮回论,周一周二是拧干水分人来鸟不惊的劳作,周三周四是灰头土脸苟延残喘劳作,周五周六是洗濯日,荡涤身心,质地舒展,到处招摇撒欢,连布角也猎猎作响,周日又坠回不情愿地脱水中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说到底不就是加菲猫的“最恨星期一”嘛。周日的晚上,我和sherry瘫在星8的沙发里哀愁的不行。谁不留恋周末,懒觉后到友人温暖驿站小聚,分享美食和手作,逛小店,泡清吧,偶尔到紫金山顶喝碗夜粥也极心旌荡漾。第二日沉静下来,农闲从艺,图书馆坐坐,巷口买把紫罗兰,吃碗米线,细雨小风缓缓归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怨也不当真。其实我很感激工作日和休息日之混搭,日子不会成10除以3的死相。起码也是个10除以7的带循环节的有待振兴相。个么努力成为圆周率的无限不循环吧,即使是抹布,也要作块认真的抹布啊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补:还是大惊喜小姐说的好,“我要抹布是双面绣,正面是针脚,反面是花草.”